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星期四到新光醫院去做大腸鏡檢查,他們的儀器較新,如果當初台大的儀器,顯示的是彩色立體圖像,那麼可怕的話,當時我可能就會做不一樣的決定了.腫瘤看起來比臺大病理報告上所寫的大多了.
2.癌症是非常狡猾的恐怖份子.因為在它尚未能要你命的時候.你的外表看起來精氣神十足.只是身體的某部位有一些不適或是有點便秘而已.容易使人掉以輕心.
3.再怎麼樣的過程與決定,均是和自己的個性有關。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大家一起來分享 update 12/25/2007

**心目中的紅豆湯:紅豆保證煮得爛以後的下一步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2 Sat 2007 22:48
  • 無題

昨晚十一點多,老友從台灣打電話來,劈頭就告訴我,他知道為什麼香蕉成熟會從酸性轉為鹼性,當然這不是將近一個鐘頭會話的內容或重點,但是從老友的論述裡,他說:「雖然我們都同時從同一個學校出來,但是現在我們很明顯的有很大的不同。」可見在很多的觀點上我們幾乎都沒有交集,不過在三十多年前,像天際的流星從不同的軌道在剎那中的相會,卻使我們相信我們是天生的知己,因為他所思考、所好惡的,也正是我所思考、所好惡的。

在那段時間裡,我最不喜歡的事情是:時間到了就得吃飯,和時間到了就得睡覺。結果引申出“我最不喜歡吃飯和睡覺”或者“我不喜歡過有規律的生活”。實際上是到了該吃飯或睡覺的時候,我不願意放棄或中斷那些使我著迷的事情。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歡樂的時光 總覺短暫
溫馨的回憶 卻是永遠
因為我們在一起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尤金是父親在安養院的室友,也是我們的朋友。他在十八歲時騎摩托車出了意外,被卡車撞到,下半身癱瘓,一直在醫院和安養院輪流進出,最近他過了四十一歲生日。上個月退伍軍人節那天,有地方上的代表來安養院慰問他,事後他告訴我,他應該不是什麼退伍軍人,因為車禍發生在他領到海軍陸戰隊的徵召令和去報到之間,雖然安養院說他是退伍傷殘軍人,但是他從來沒領到任何傷殘軍人福利,一直是保險公司在給付他的醫療費。他就是在病床,輪椅,尿管,尿袋陪伴下渡過了二十三年。

每當我去陪伴我父親時,尤金會告訴我,當我不在時我父親發生了什麼事,院方的工作人員幫我父親做了什麼事。不過有時尤金也自顧不暇,可能是藥物作用而沉睡終日。他經常聽到我父親自言自語或大聲喧鬧,他說他實在不明白我父親在叫什麼,不然他或許可以幫忙。他說我父親為什麼一直叫“Iowa! Iowa!”我想了半天,我告訴他:「My father cried out in pain in Taiwanese as 唉喲喂啊!」他說:「It makes sense.」他接著問:「那什麼是Louisiana?」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父親為什麼要大叫Louisiana。我父親的舌根肌肉發生問題,所以我們也經常搞不清楚他在說什麼。尤金問我:「What is 蝦米?」我回答他:「蝦米is What. 」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