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侯老女兒的喜宴中有一道烤秋刀魚的佳餚,對這道菜大家都覺得不錯,而我這幾個月來也經常做來吃,稍有一些心得,也許可以當一道簡易的年菜,因此以野人獻曝的心意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做法: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接受臺灣獨立。但是,我不會支持臺灣獨立;因為,臺灣獨立的難度太高,幾近不可能。

我同情從事/支持臺灣獨立運動的人。但是,我不認同這些人的方式;因為,他們(部分,不是全部)三不五時的,在需要刺激本土選票的時候,就把外省族群,拿出來敲敲打打(不是砍砍殺殺)。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團團,圓圓來到臺北動物園;綠營有人很不爽,指責說這是大陸對臺灣的統戰行為。

綠營並且,要送臺灣獼猴去大陸,命名臺臺,獨獨。綠營,如此有樣學樣,已經落了下風;實為不智。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这是周旋的一段录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y5NOx8s-8Y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乖孫
誰家健美嬌嬌女, 幸逢俺家乖乖孫
德智體群樣樣好, 俊偉挺拔柔柔心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老林的台灣行的前兩三個星期,我們詩班的美麗的聲樂老師開始教我們正確的發聲法。她說:「你們要用腹式呼吸,發聲的力道來源是來自體內丹田的力量,而不是臉紅脖子粗用喉嚨嚷的。」她教我們發幾個音來感覺顱腔的共鳴。這是老林初步體會到“氣”和“氣”在聲帶發聲而使頭顱產生振盪的感覺。

以前老林與氣功無緣,雖然常偉對太極與氣功很有研究心得,三番兩次給老林深入淺出的簡報,我總是一副鴨子聽雷的德性,左耳進右耳出,不留一點感受。這次受小妹先生之託回台順道買《嚴新:氣功祕笈》也是轉託家麒兄代買。家麒兄把書交給我時,我就問:「寫得怎麼樣?」他說:「差不多。」這是我們這群人的特性,每次幫人家買書總不忘先睹為快。當晚因著時差也順便瞄了一遍。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的父親在昨天去世了 (2008年12月6日), 享壽93歲多, 他在去世前三星期才信主, 今天我要說的是, 1) 為什麼他這麼難信主, 2) 他是怎麼信主的。

父親出生在一個沒落中的家庭, 小學畢業後就再也沒錢上中學了, 於是他把所有能拿到的古書都讀了, 打下了很好的中文基礎, 他也很會作詩, 很幽默, 也很有創意, 我們以後會幫他出一本詩集。 18歲從軍, 從小兵做起, 吃了不少苦, 但是他沒忘讀書, 靠著到處向人請教, 學會了英文, 數學, 物理, 化學, 他的英文讀寫都很好, 只是發音較差。 27歲時, 考上了國防醫學院, 中國有數百萬的軍隊, 國防醫學院每年只收一百多人, 他沒有上過中學, 卻能考上醫學院, 他的努力, 毅力及奮鬥精神是少有的。 我一想到他所受過的苦, 成就非凡, 卻不敢說, 怕人家輕看了, 心裏就非常難過。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SS一早就帶著老林回到學府路的老校區,已經40年了,當年一群不知天地大小的年輕人,在這一塊小小的園區生活成長,唸書在那裡,吃睡也在那裡。校園不夠寬闊,所以十八尖山和清大也成了我們的後花園。那唯一的排球場是我們(老高所謂的體育系)的專用球場。隔隣的籃球場也幾乎烙下了鐵克,老猴子,小猴子,猴老,楊洛和王錦波等五虎將和唯一的犧牲打的身影。再過去就是早期的小圖書館和活動中心,裡面的橋牌賽還有老林心愛的乒乓桌,種種的活動與歡樂,雖然只是短短的四年,卻儲備了我們往後在社會上打拼營造的動力和濃得化不開的友情。這種奇特的班上的友情,也只有在這個美妙的園區,還有這麼一群特殊的同學,全天24小時,四年的醞釀和36年來的互動,才造就成大夥們珍惜的感情和永不止息的熱情;這樣的動力也會伴著大家邁向未竟之旅。

你們一定很奇怪,我怎麼獨獨漏掉了主要的行政大樓─竹銘館?那個ㄇ字型的三樓建築物,有我們在課堂間出來清醒昏沉的頭腦,享受溫暖的冬天太陽的廊道。正中間的穿堂前面有飲水思源,後面是一片花圃接著直通後門的直直林蔭大道。但是今天我所看到的是中央穿堂被很拙劣的方式堵死了,很難看。繞道後面一瞧,更糟糕,花圃被鐵欄杆圍了起來,到處是東補一塊,西貼一塊,我的感覺很像到了50年前的眷村(雖然當年的眷村都是平房),只差沒有晾衣服的竹竿。我們的校長同學或許沒有同感,如果當年的當局要這麼搞,我一定會出來表達我的反感。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台灣是我自小生長的地方,三十歲那年攜家帶眷,離鄉背井去移民打拼。如今鬢髮半白,虛渡六十,捧著家父的骨灰再回到這夢寐難忘的故土,一方面是完成父親的遺命,一方面是接續過去尚未遺忘的記憶,也尋求葉落歸根的可能。

近三十年的歲月裡,我三次回過台灣。十七年前因著創業籌募資金,來去匆匆,見了馬卡來、范盛堂等幾位同學。回台南拜見岳父,也會同兩位姨母在高雄參加三舅女兒的婚禮;這次回來時才得知當年的新郎(表妹婿)已在年初得到癌症去世。第二次回台是在六年前,陳凰美的一通電話使我回來參加我們畢業三十年的同學會。當時母親身罹重病,我請常偉和住在休斯頓的姊姊前來照顧。在旅途中我也身體不適,像個隱形人,一些同學都沒有我參加聚會的印象。回家兩星期後母親就去世了。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