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位台灣來的移民想在美國從政,競選小小的地方公僕,我也投了她一票。因為沒有絕對多數的贏家,所以她還可以和相對多數的第一名進行第二輪的競選投票。但是她很氣餒,因為有些鄉親要她對“台灣統獨議題”做表態。

這段消息是內人轉告我的,因為她對這種事有一點感慨;我告訴她:這跟我們小時候所受的不追究與不思考和不邏輯的教條式教育方式有關。她不以為然,但是她也同意我們的周遭確實有很多這類怪現象的存在。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