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李臨秋 曲:鄧雨賢

春天花吐清香,雙人心頭齊震動,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肉文笑,目睛降。你我戀花朱朱紅。

夏天風正輕鬆,雙人坐船在遊江,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肉文笑,目睛降。水底日頭朱朱紅。

秋天月照紗窗,雙人相好有所望,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肉文笑,目睛降。嘴唇胭脂朱朱紅。

冬天風真難當,雙人相好不驚凍,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肉文笑,目睛降。愛情熱度朱朱紅。

***********************************

李臨秋在《四季紅》裏用了

"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就這項!"
"敢欲有別項?"
"肉文笑,目睛降。"

二十七個字,把一對在戀愛中的戀人,相互間的互動情景,描寫的活靈活現。李臨秋對文字的掌握,是爐火純青,是出神入化的。

作為一個大師,一個巨匠,只具備對文字的掌握能力,是不够的。更進一步,李臨秋把這二十七個字,重覆使用了一共四遍。整個《四季紅》有一百八十八個字,這重覆使用了四遍的二十七個字,占了比一半還多的分量。這就是大師營造的架構。

有了大師級的架構,還需要有豐富的内容加進來。李臨秋在這二十七個字的前後,各加了一兩句話。

"春天花,吐清香,雙人心頭起震動"。"春花吐清香"寫景,"起震動"寫情。一個美好的事情開始發生了。經過一春季的:

"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就這項!"
"敢欲有別項?"
"肉文笑,目睛降。"

這對戀人的愛情開花了:"汝吾戀花朱朱紅。"

"夏天風,正輕鬆,雙人坐船偕游江"。"夏風正輕鬆"
寫景,"偕游江"
還是寫景,没有寫情。這一個戀情平穩的在進展。經過一夏季的:

"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就這項!"
"敢欲有別項?"
"肉文笑,目睛降。"
這對戀人的愛情只有進展没有突破:"水底日頭朱朱紅"。李臨秋没給這對戀人的戀情寫描述,反而是寫了景致。

"秋天月,照紗窗,雙人相好有所望"。"秋月照紗窗"寫景,
"有所望"寫情。這一個戀情,彼此都有更多的期望,也有些阻礙(紗窗),需要突破。經過一秋季的:

"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就這項!"
"敢欲有別項?"
"肉文笑,目睛降。"

這對戀人的愛情進展突破了:"嘴唇胭脂朱朱紅"。彼此有了親吻,這在三十年代是很大的突破。

"冬天風,真難當,雙人相好不驚凍"。"冬風難當"寫景,"
不驚凍"寫情。這一個戀情,已經進入彼此相互關照的的步。經過一冬季的:

"有話想欲對你講,否知通也否通?"
"就這項!"
"敢欲有別項?"
"肉文笑,目睛降。"

這對戀人的愛情快速前進:"愛情熱度朱朱紅"。接近圓滿了。

李臨秋在《四季紅》裏用了春,夏,秋,冬,風,花,月,日,月。風用了兩次,"夏天風"和"冬天風"。其實用"冬天雨"應該是很好的,第一避免重覆,第二"冬天雨"比"冬天風雨"更難當";而且台北的冬雨是很惱人的。

我想李臨秋要告訴我們,同様的風,在夏天可以"正輕鬆",在東冬却是"真難當"。在輕鬆的夏風裏,他們的戀情也很輕鬆;在難當的冬風裏,他們的戀情却不驚凍。

不論是春,是夏,是秋,是冬,李臨秋都一再重覆"雙人"。畢竟,戀情是只屬于"雙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TUEP61 的頭像
NCTUEP61

交大電物61級 Blog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