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系系主任周世傑教授專訪

文•彭琡靜 《交大友聲》435期

─令人尊敬的系主任

斯文謙和、熱心盡責、充滿理想,是將卸任電子系系主任周世傑教授予人的印象。

電子50周年總計畫負責人電工96級陳威志學長推崇周教授表示,「他是一位很盡責的系主任!身為系主任本身事情很多,但只要有學生來找主任,他都會放下手邊的事情,仔細聆聽學生的需求和問題。」現任電子系系學會總幹事翁雋明同學也說,「從大一到現在,我感受到周主任是個非常親民而且願意傾聽同學意見的師長,而且系上舉辦許多創新的活動,資金上常常都是由主任自掏腰包贊助;周主任對於系學會的活動也是大力支持,是個令人尊敬的主任。」

而對於校外活動,像是募款、招生、校際間交流,周主任更是親力親為,以電工系校友們的聚會而言,周主任會想辦法抽空參與,和校友們定期交流,讓校友們清楚交大電子系的計畫、方向、方針等等,他說:「現在的競爭比過去激烈太多,我們必須加倍努力。」

─在交大唸書的日子

時光回到27年前,1982年,周世傑主任來到交大唸碩士班;更由於成績優異,獲取斐陶斐獎項,因而決定留下來繼續攻讀博士班,並在1988年獲取博士學位。

周主任是成大電機系畢業,當年研究所的第一志願就是交大電子所。他回憶說,他們班上有六人考上交大電子,而這六個同學又同時考上成大電機,系主任和當時在成大電機所擔任所長的張俊彥教授找他們六位約談,後來只有一位同學留下來,其他五人堅決要唸交大。

他說,交大電子所的實力遠在其他學校之上,主任還舉了個例子。「我們幾位考上交大的同學之中有一位也跑去考台大,後來還上台大榜首,不過他卻是上交大的後一名,後來還是決定唸交大,常被我們當笑柄。」由此可見交大電子所的實力。

周主任說,交大是個唸書的好地方,只可惜女同學太少。他說當年住在博愛校區的四舍,唯一的樂趣(應該也是昔日多數校友的樂趣),偶爾看到窗外有女生走過去,精神會振奮一下。

另外是住宿生活,周主任極為肯定交大的學生宿舍生活。住宿非但對大學部校友造就產業界的交大幫,對於研究所的學生們影響也不小,周主任說當年剛來交大時,同學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備感壓力,不過因為住宿的關係,同時觀察到同學生活上的強項與弱項,知道每個人都有其特質,反而對課業上的競爭不再那麼斤斤計較,他說,「和一群菁英近距離生活在一起, 你會發現優秀同學也不是樣樣都很厲害,也因為情感與生活的接觸,你比較會appreciate別人的優點,也會改善自己的弱點,找到自己的定位,發揮自己的長處並善用每一個人長處,使得大家往前共同打拼。」

另外是革命情感對於交大幫的重要性,他解釋說,「我後來思考交大團結,容易相處的因素和住宿息息相關。在台北的學校,大概有一半同學是台北人,住在家裡;南部來的同學也得在外租屋,同學之間的疏離感重。然而住宿的情誼,對於工作之後的人脈有很大的幫助。一個人創業不容易成功,一個team就很容易,所以交大創業容易成功。」

─交大老師很認真

接著談到交大六年的重頭戲:課業生涯。周主任坦言,當年剛來交大,備感壓力,「老師們教課非常認真,同學們也都是電子領域的佼佼者,感覺氣氛肅殺,大家都想辦法要從課堂之中get something。」交大研究所的課程,經常是三堂課擺在一起的重要科目,「前一夜即使因為趕論文,熬夜很晚才睡,隔天要上這些課,也都是拼命灌茶喝咖啡,想盡辦法提神。」周主任笑說,不這樣做的話,回去靠自己唸會慘兮兮。

當年剛從師資較為困乏的成大來到交大,周主任至今仍為那種衝擊感到記憶深刻。他表示,當年交大老師年輕有為、使命感強烈,周主任回憶電子所吳慶源所長教授<半導體物理與元件>令人印象深刻。「吳老師很壯,又喜歡拿著很長的棍子當黑板的指標,喜歡走來走去,常常會故意動作很大,好像要打人的樣子,所以我們上他的課都不敢睡覺。」

而當時剛成立的VLSI超大型積體電路所培育的人才,更是奠定台灣今日在半導體產業的成就。周主任表示,「我非常幸運來到交大,當時正值IC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國家給很大的 program做VLSI,由李崇仁、任建葳、吳重雨、沈文仁四位老師一起成立一個team,一起做研究。」周主任接著解釋:「這幾位老師各有專長,也給學生很大的鼓舞與鼓勵,像是李老師是國外回來的,人品和人格令人佩服,他是team的老大;任老師口才很好,很有自己的定見;沈老師辯才無礙,組織能力一流;吳老師上課整理最新論文,講得非常精采。」對於當年的師長,周主任心中充滿回憶與感激。

周主任原本計畫出國唸書,攻讀博士學位,然而在交大師長們的遊說與鼓勵之下,選擇在國內進修,他同時也是沈文仁和任建葳老師的第一位博士班學生。選擇兩位老師當指導教授,也是當年李崇仁老師給予的建議。接下來四年,由於表現優異,認真進取,周主任很快獲取博士學位。

周主任也分享受一個受到沈文仁教授精神感召的小故事。1988年畢業之際,已婚的周主任面臨兩難的抉擇,一是高薪但須綁約六年國防工研院研究員,一是面臨前途未卜和極低薪的兩年兵役。周主任求助於指導教授沈文仁老師,「我在博士班快畢業時面臨人生的抉擇,沈老師的一席話,堅定了我想要教書的信念!」沈老師明白告訴他教書的優點,也贊同周主任的個性適合教書,但沈老師也毫無保留把薪水條從抽屜取出來給周主任看,「我嚇一跳,國立大學副教授月薪才三萬多!」周主任至今仍為第一次見到國立大學副教授的薪資驚訝不已,也感念沈老師無私的傾囊相授,「我和沈老師談完之後,衝擊很大,不過卻更加佩服交大老師們的典範,這樣的典範給我很大的支持!」回家之後,他馬上和老婆商量,先去當兵,「兩年後再來拼啦!」後來周主任果然靠著自己的力量,在學術界闖出自己的天地。

─教書和做研究一樣重要!

由於交大的旋轉門條款,畢業學生近年之內不得回母校教書,周主任第一份教職是在中央大學任教,難得的是,才任教一年,他即獲選為學生自行舉辦的優良教師,評語是「教學認真,且功力深厚。」這對於才教書一年的他是極大的肯定。而2004年,周主任回到交大任職,依舊秉持一貫認真的教學態度,電工系學生對於周主任的教學也有極高的評價,「能夠讓建立學生對於該課程清楚的觀念和邏輯思考能力,並能夠清楚了解課程的整體架構。」不過,據說修習周主任的課程並不輕鬆,主任給的作業份量可不少。

對於學生這樣的讚美,周主任表示當年成大的師資相對於交大而言匱乏許多,「來交大發現很不一樣,不上課你就虧大了。」他自此也深深了解「一個好老師對學生的重要性無可言喻!」因而引發他在教學上的執著與努力。

周主任也提到現今高等教育的問題,特別是研究型大學,有許多剛踏入教育界的老師們會在做研究與教學之間掙扎,這一方面是因為作研究的壓力,一方面則是學生們不夠努力,無法達到老師的要求,造成老師們對於教學漸漸失去熱情。但周主任建議老師們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教學,「在學校一天,就是當老師的一天,而我們老師想要做出好的產品,其實就是培育出優秀的學生。既然選擇當老師,每年都要教書,為什麼不把教書當成快樂的事?!」

而身為願意對教學付出最大的心力的老師,周主任對於學生課業的要求,也毫不馬虎,「學生上台報告沒有好好準備,就是浪費大家時間。」他解釋,一位學生上台十分鐘,報告的內容貧乏,假若有20位聽眾,那麼是浪費200分鐘的時間。同理,一位沒有教書熱情的老師,一堂課50分鐘,一班60個學生,那麼這位老師就是浪費學生3000 分鐘的時間,這種無形的損失是很大的,周主任諄諄說道。

─國際能力的培養

一九八○年代以後,交大培養的本土博士漸漸成為交大的中堅份子,而這些本土博士不以此為滿足,只要有機會,也是出國闖蕩,把最先進的知識帶回國內。現任校長吳重雨教授當年是選擇到美國波特蘭大學進行兩年客座經驗,其他教授們也是如此。前輩們的典範,深深影響學生們作學問的精神,周主任在中央大學任教一滿三年,立即申請到教育部專案到美國伊利諾大學(UIUC)研究客座一年。一個充滿自信的人,總是會強化優點,並想辦法補足弱點,周主任說,「我認為我缺乏的是國際經驗和英文能力!」因此他帶著這樣的自信,和太太背著剛出生的雙胞胎,義無反顧前往美國。

周主任的專長是CAD,由於UIUC在超級電腦領域極為領先,因此到UIUC Coordinated Science Laboratory和世界頂尖的教授一同研究學習,而這美好的經驗,也讓他陸陸續續一抓到機會即出國進修,像是2001年到Bell Lab底下的Circuits and Systems Lab,看到當年世界最頂級的研究機構是如何進行研究。

因為這些美好的學習經驗,讓周主任大開眼界,建立不少信心,他建議年輕人多出國見識,他說,「去UIUC給我很大的自信,發現原來世界一流大學的教授也是這樣子做學問,只是他們的機會比我們多,他們主動做international的service,當下我就認為台灣沒有理由輸人家呀!」

─交大在國際的位置

周主任提到,交大電子在台灣無庸置疑,但是在國際上,「我們差美國名校還一大截!」美國名校能夠吸引全世界最優秀人才,然而,若以努力的程度和產業環境來看,台灣也很有機會,他表示,「台灣很棒的學生大多投入理工領域,而美國free research的時代也已經過去,我們的機會其實很多,他們還很羨慕我們學生一畢業就有很多工作等在那裡呢!」

提到交大的國際化,周主任則認為,「不論是出去或進來,交大仍需努力。」如今雖已有不少外籍學生到台灣求學,但實際的影響不若學生出國的衝擊來得大,畢竟頂尖優秀的學生進來得少,周主任進一步談到開放大陸學生來台事宜。他說,「語言和產業背景是我們的優勢。」以目前來看,台灣電子產業走得比較早,比大陸領先很多,還是有辦法吸引大陸優秀學生,但是「態度要開放!」正如美國對外國優秀學生般地開放,而「一畢業可以馬上投入產業,或者一畢業馬上可以在大陸找到工作,」的誘因將是很大的吸引力。

除了國外的名校,對於交換學校,周主任有不同的見解。「我相當鼓勵學生換學校,但差異性要大,有學生若想去台大念碩士,這其實不用換,都是名師,設備也很好,那不如出國去,去台大的影響跟在交大校內是完全一樣。」會提出這個另類的思考模式,是因為有些來自台灣私校的學生表現非常傑出,正是由於他們珍惜交大的師資、設備,還有不可多得的演講論壇等等而倍加努力,因此,我們的學子應珍惜在交大唸書的機緣。」

─學生四年的能力

從1990 年開始教書,周主任任教時光將近20年,對於大學生四年該培養些什麼能力,周主任觀察今日學生學習的態度,他認為,「分析組合的能力最重要。」他表示有很多學生上了大學還是延續高中的學習方式,甚至跟抱怨「唸高中時,老師都幫他們把重點準備好了,大學老師怎麼不做這些事。」甚至到大三大四想考研究所,會問老師們「要不要補習?」

熱心的周主任會苦口婆心分析給同學們了解,「去補習對於考試有用,但是對於將來做學問、做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旁觀者清,只是擔憂眼前無法考上研究所的學子們,也許還依賴著中學教育的延續,無法獨立自主做學問,然而在現今高等教育如此激烈,國際競爭如此急迫,獨當一面的能力理當在大學四年及早養成,周主任給同學們這一番肺腑之言:「你將來要的能力是沒有答案,你自己要找出來的。而且我們的產業也都需要這樣的能力!在現在這個時代,知識獲得很容易,你是要學習如何把很多人的知識變成自己的知識。」

其次是交朋友,大學的好朋友對你將來的人生幫助很大,這些菁英份子就是你將來的夥伴。最後是覓得良師,這位良師不一定是比你年紀大,但良師常常是可以給你綜合意見,在你挫折時與人生關鍵時刻,給你中肯意見,隨時點醒你的良師。

**老林轉載自交大友聲最新報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TUEP61 的頭像
NCTUEP61

交大電物61級 Blog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