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NE_CURVES_OF.jpg
2008年對我來說是個多災多難的一年。父親老邁,逐漸的四肢行動不便,開始便尿無法自理;因為他有潔癖,堅持要上洗手間,但是力不從心,所以經常是一路採著大小便,一塌糊塗。床邊的簡易便器也用了,紙尿片,紙內褲都試了,因為是上了90歲的很固執的老人,而且他也不是故意的(不習慣包尿片),所以老婆和我輪流日以繼夜的,一天又一天的精神體力煎熬,只能求神扶持,使我們能支撐下去。

那時我肩膀肌肉緊縮,一位好友熱心幫我按摩,結果不慎傷了頸椎,從那時起,經常雙手針刺發麻。有一天在教會裡,拖拉5把一疊的椅子,沒注意到地板上黏住的一塊口香糖,就那麼一下子,腰椎骨節就移位卡住了。從那時起,我經常像個彎腰駝背的小老頭,想要把背撐直,卻是力不從心。腰酸背痛只是陪襯的,因為擠壓到神經,右腿大腿肌腱24小時(包括睡覺時)不停的跳動,加上麻木針刺的感覺都習以為常了。華聲合唱團的陳建,他也有腰椎受傷的痼疾,他要我面朝下,趴在地板上,努力的把腰向後扳直,有短暫的效用,但是我可以摸到我的幾節腰椎骨,已經弓彎出來了。老婆摸了一下,覺得很恐怖。

那些日子裡,我很注意一些有關治療、理療腰椎受傷的儀器和方法,但是我不輕易去嘗試或求醫,因為一不小心,可能就半身不遂,良醫少見,庸醫卻是一堆啊!

2009年9月父親去世了。那一年底我把他的骨灰帶回台灣交給弟弟。我的熱心的大學室友范振東,不但全程帶我南北走一遭,還帶我到新竹新豐有名的整骨大師受診,我先問清楚他的矯正脊椎骨方法,認為有理無傷,才趴上矯正台。大師把我的四肢扭到很奇怪的位置,使我感覺到我的脊椎骨節全都鬆開了,然後他用一部類似熨斗的按摩器,按摩我的背部。他說我的頸椎問題不大,但是腰椎變形了,需要再複診幾次。我因為行程已定,無法再去複診,就這樣,這個腰椎背痛就一直陪伴我到2013年。

兩個月前,一不小心,又腰酸背痛了,這一回像是來勢洶洶的,所以先向乒乓球友們告假。第二天一早,好像沒事了,沒事幹,到前院掃樹葉;掃啊掃啊,又開始腰酸背痛了,忍耐一下,要把事情弄完…,結果是痛到幾乎是爬著進門,這下子慘了,在地板上足足躺了兩個星期。

兩個星期以後,把腰束起來,又去打球,真是驚險萬分,不知道哪個動作不小心就會把腰扭斷似的。球友老葉又示範當年陳建的那一招,趴在地板上,努力的把腰向後扳直;他建議大家每天至少做兩次,一次30分鐘,有病治病,無病強身。

要趴在地板上?那還不簡單,回家以後,我馬上有樣學樣;老葉可以用兩隻手肘撐起來,手掌支住下巴;我只能把手掌擺在地板上矇著臉,頭都抬不起來。這樣趴著30分鐘實在很無聊,所以我很費力的把頭抬起來,試著把頭從左邊轉到右邊,順便做眼睛運動。

突然,從後腦窩到頸椎,疙囉疙囉,一小串的骨節作響,我的頸椎骨節鬆開了,一種很舒服的感覺,4年前在台灣,那種脊椎骨被鬆開的感覺又回來了,我的頭,脖子可以抬起來了;一陣大喜,我把右手伸直向上,身軀向左翻轉,再把左手伸直向上,身軀向右翻轉,像在旱地游泳,疙囉疙囉,這下子肩膀到胸腔的脊椎骨節鬆開了;太樂了,我的上半身可以撐起來了,我可以像老葉一樣,用兩隻手肘撐起來,把手掌支住下巴;我可以感覺到下半身的痛點,還有卡住的那部份。我把骨盤緊緊的貼住地板,小心翼翼的左右上下聳動幾下,然後很小心的扭轉下半身的軀體,突然一個很低沉的喀一聲從骨盤上傳來,一個感覺從底下一直上傳到後腦窩,一整條的脊椎骨都順了,所有的骨節的相互關係都恢復正常,剩下的只有肌肉的疲憊和疼痛。

我小心翼翼的站起來,把背挺直,用手摸摸那個有問題的地方,彎拱出來的骨節都平了,好了,痛苦5年的腰椎背痛不見了,右大腿的肌肉也不亂跳了,只剩下少許的麻木感覺。感謝神,感謝陳建,老范,新竹的整骨大師和老葉,老婆和關心我的病痛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TUEP61 的頭像
NCTUEP61

交大電物61級 Blog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