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第二章優勝記略

阿Q不獨是姓名籍貫有些渺茫,連他先前的“行狀”⒃也渺茫。因爲未莊的人們之于阿Q,只要他幫忙,只拿他玩笑,從來沒有留心他的“行狀”的。而阿Q自己也不說,獨有和別人口角的時候,間或瞪著眼睛道:

“我們先前——比你闊的多啦!你算是什麽東西!”

阿Q沒有家,住在未莊的土穀祠⒄裏;也沒有固定的職業,只給人家做短工,割麥便割麥,舂米便舂米,撐船便撐船。工作略長久時,他也或住在臨時主人的家裏,但一完就走了。所以,人們忙碌的時候,也還記起阿Q來,然而記起的是做工,並不是“行狀”;一閑空,連阿Q都早忘卻,更不必說“行狀”了。只是有一回,有一個老頭子頌揚說:“阿Q真能做!”這時阿Q赤著膊,懶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他面前,別人也摸不著這話是真心還是譏笑,然而阿Q很喜歡。

阿Q又很自尊,所有未莊的居民,全不在他眼神裏,甚而至於對於兩位“文童”⒅也有以爲不值一笑的神情。夫文童者,將來恐怕要變秀才者也;趙太爺錢太爺大受居民的尊敬,除有錢之外,就因爲都是文童的爹爹,而阿Q在精神上獨不表格外的崇奉,他想:我的兒子會闊得多啦!加以進了幾回城,阿Q自然更自負,然而他又很鄙薄城裏人,譬如用三尺三寸寬的木板做成的凳子,未莊人叫“長凳”,他也叫“長凳”,城裏人卻叫“條凳”,他想:這是錯的,可笑!油煎大頭魚,未莊都加上半寸長的蔥葉,城裏卻加上切細的蔥絲,他想:這也是錯的,可笑!然而未莊人真是不見世面的可笑的鄉下人呵,他們沒有見過城裏的煎魚!

阿Q“先前闊”,見識高,而且“真能做”,本來幾乎是一個“完人”了,但可惜他體質上還有一些缺點。最惱人的是在他頭皮上,頗有幾處不知於何時的癩瘡疤。這雖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爲不足貴的,因爲他諱說“癩”以及一切近于“賴”的音,後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後來,連“燈”“燭”都諱了。一犯諱,不問有心與無心,阿Q便全疤通紅的發起怒來,估量了對手,口訥的他便罵,氣力小的他便打;然而不知怎麽一回事,總還是阿Q吃虧的時候多。於是他漸漸的變換了方針,大抵改爲怒目而視了。

誰知道阿Q採用怒目主義之後,未莊的閒人們便愈喜歡玩笑他。一見面,他們便假作吃驚的說:

“噲,亮起來了。”

阿Q照例的發了怒,他怒目而視了。

“原來有保險燈在這裏!”他們並不怕。

阿Q沒有法,只得另外想出報復的話來:

“你還不配……”這時候,又仿佛在他頭上的是一種高尚的光容的癩頭瘡,並非平常的癩頭瘡了;但上文說過,阿Q是有見識的,他立刻知道和“犯忌”有點抵觸,便不再往底下說。

閒人還不完,只撩他,於是終而至於打。阿Q在形式上打敗了,被人揪住黃辮子,在壁上碰了四五個響頭,閒人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阿Q站了一刻,心裏想,“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於是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

阿Q想在心裏的,後來每每說出口來,所以凡是和阿Q玩笑的人們,幾乎全知道他有這一種精神上的勝利法,此後每逢揪住他黃辮子的時候,人就先一著對他說:

“阿Q,這不是兒子打老子,是人打畜生。自己說:人打畜生!”

阿Q兩隻手都捏住了自己的辮根,歪著頭,說道:

“打蟲豸,好不好?我是蟲豸——還不放麽?”

但雖然是蟲豸,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就近什麽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爲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⒆不也是“第一個”麽?“你算是什麽東西”呢!?

阿Q以如是等等妙法克服怨敵之後,便愉快的跑到酒店裏喝幾碗酒,又和別人調笑一通,口角一通,又得了勝,愉快的回到土穀祠,放倒頭睡著了。假使有錢,他便去押牌寶⒇,一推人蹲在地面上,阿Q即汗流滿面的夾在這中間,聲音他最響:

“青龍四百!”

“咳~~開~~啦!”樁家揭開盒子蓋,也是汗流滿面的唱。“天門啦~~角回啦~~!人和穿堂空在那裏啦~~!阿Q的銅錢拿過來~~!”

“穿堂一百——一百五十!”

阿Q的錢便在這樣的歌吟之下,漸漸的輸入別個汗流滿面的人物的腰間。他終於只好擠出堆外,站在後面看,替別人著急,一直到散場,然後戀戀的回到土穀祠,第二天,腫著眼睛去工作。

但真所謂“塞翁失馬安知非福”①罷,阿Q不幸而贏了一回,他倒幾乎失敗了。

這是未莊賽神②的晚上。這晚上照例有一台戲,戲臺左近,也照例有許多的賭攤。做戲的鑼鼓,在阿Q耳朵裏仿佛在十裏之外;他只聽得樁家的歌唱了。他贏而又贏,銅錢變成角洋,角洋變成大洋,大洋又成了疊。他興高采烈得非常:

“天門兩塊!”

他不知道誰和誰爲什麽打起架來了。罵聲打聲腳步聲,昏頭昏腦的一大陣,他才爬起來,賭攤不見了,人們也不見了,身上有幾處很似乎有些痛,似乎也挨了幾拳幾腳似的,幾個人詫異的對他看。他如有所失的走進土穀祠,定一定神,知道他的一堆洋錢不見了。趕賽會的賭攤多不是本村人,還到那裏去尋根柢呢?

很白很亮的一堆洋錢!而且是他的——現在不見了!說是算被兒子拿去了罷,總還是忽忽不樂;說自己是蟲豸罷,也還是忽忽不樂:他這回才有些感到失敗的苦痛了。

但他立刻轉敗爲勝了。他擎起右手,用力的在自己臉上連打了兩個嘴巴,熱剌剌的有些痛;打完之後,便心平氣和起來,似乎打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別一個自己,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別個一般,——雖然還有些熱剌剌,——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躺下了。

他睡著了。

注釋

⒃“行狀”:原指封建時代記述死者世系、籍貫、生卒、事迹的文字,一般由其家屬撰寫。這裏泛指經歷。
⒄土穀祠:即土地廟。土穀,指土地神和五穀神。
⒅“文童”:也稱“童生”,指科舉時代習舉業而尚未考取秀才的人。
⒆狀元:科舉時代,經皇帝殿試取中的第一名進士叫狀元。
⒇押牌寶:一種賭博。賭局中爲主的人叫“樁家”;下文的“青龍”、“天門”、“穿堂”等都是押牌寶的用語,指押賭注的位置;“四百”、“一百五十”是押賭注的錢數。
①“塞翁失馬安知非福”:據《淮南子•人間訓》:“近塞上之人有善術者,馬無故亡
胡中,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爲福乎?居數月,其馬將胡駿馬而歸,人皆賀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爲禍乎?家富馬良,其子好騎,墮而折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爲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壯者控弦而戰,塞上之人死者十九,此獨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爲禍,禍之爲福,化不可極,深不可測也。”
②賽神:即迎神賽會,舊時的一種迷信習俗。以鼓樂儀仗和雜戲等迎神出廟,周遊街
巷,以酬神祈福。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