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58.jpg
20世紀初,英國有名的作家G.K. Chesterton在他的名著《The Everlasting Man》裡寫著:

There are two ways of getting home; and one of them is to stay there. The other is to walk round the whole world till we come back to the same place.有兩種方法可以回家,一是留在原地不動;一是走遍全世界後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夠深奧了吧!

我問老婆:「“The Everlasting Man”翻譯成“永存的人類”如何?」她不置可否。所以我要翻成“沒完沒了的人”,你認為如何?

耶穌在世時代的那群假冒為善hypocrite的人,他們追求屬世和現實,卻裝成很敬虔;當今新一代的假冒為善的人,他們是很屬宗教的,但卻假裝很關心這個世界和實際;反正都是說一套做另一套。

小偷們還比較實在一點:Thieves respect property. They merely wish the property to become their property that they may more perfectly respect it.他們尊重財產權;當這些錢財如願的變成他們的財產以後,他們還會更加尊重它。所以我建議以前在我們教會裡的那位大守財奴,他可以仿效乾隆皇帝,在每一張進入他的口袋的鈔票上,蓋上他的鑑賞圖章。

昨天一位比我的女兒年輕的小妹,勸勉我:「不可以對老婆說謊話。」我覺得這個要求比“要對老婆說實話”來得輕易多了。不說謊not to tell lies,說真話tell the truth和喜愛真理desire the truth是孑然不同的東西。


**沒完沒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NCTUEP6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